天津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2例 居住地均为英国伦敦


伤医事件过后,陶勇被问及会对想学医的年轻人说些什么。他在直播中表示,和很多发达国家不同,屡屡发生的伤医事件和现在的医疗环境,导致国内很多学习成绩很好的孩子不愿意或者不敢学医。“我想对内心对学医感兴趣的孩子说,在选择面前,没有标准答案。”陶勇认为,随着时代变迁,不存在“最好选择”的标准答案。他说,如果年轻人真的对学医感兴趣,愿意帮助别人、救死扶伤,并能通过医治病人找到人生价值,从而提升自己内心境界和素养,那么就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在陶勇看来,选择学医,更多的是应该把医学当做修行的一条路,在这条路上会看到光明。他还表示,相信随着社会进一步发展,医疗环境会得到改善。目前,陶勇的康复过程将至少再持续两个月以上,他也希望自己能够尽快返回工作岗位。伤医案陶勇医生:看过太多悲惨命运 更能承受打击  2020年1月20日,北京朝阳医院眼科主任医师陶勇遭遇了一场生死劫难,他在出门诊时,被一名患者拿着菜刀追砍,使其左手骨折、神经肌肉血管断裂、颅脑外伤、枕骨骨折,失血1500ml,两周后才得以脱离生命危险。陶勇:“如果有一天能再见到他(伤医者),我想让他看看我背上腰椎手术留下的伤口,我想告诉他,当时我们给他做手术,包括给他省钱,对他真的是仁至义尽。我想让他知道,其实这个社会没有他想的那么黑暗”。“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的大暴发,美国众多医院目前已经不堪重负。对于如何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有人形容说,如今,在美国的许多城市,焦虑的医生们就像是得知海啸即将到来的沿海居民。尽管海啸未至,但他们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迫切需要知道有关如何在海啸中生存的信息”。这是来自美国《波士顿环球报》旗下健康新闻网站STAT的一篇题为《渴望获得新冠肺炎病毒信息 美国医生求助中国的同行》的文章的开篇。文中称,由于美国公共卫生管理部门的措施不足和混乱指令,美国医生们正在饱受其苦。一些医生开始向具有抗击新冠病毒经验的中国同行发起 “求救”。

△图片源自: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官网

近日,洛杉矶市长贾西提在媒体发布会上,对新冠疫情在加州大面积蔓延提出严峻警告。贾西提表示,目前新冠病毒确诊病例的增长速度每三到四天就会翻一倍,这周末的数字更显示出新的增长速度。贾西提认为,现在洛杉矶市的确诊病例数量在不到两天的时间里就增加一倍,如果继续保持这种速度,加州不久将会成为下一个纽约。

资料图:一位患者在指导下使用人脸识别系统预约专家号。 王广兆 摄相信医疗环境会改善 盼康复后返回岗位

28日晚,陶勇穿着“病号服”出现在好大夫在线的直播平台,这是他受伤后首次面对公众。今年1月20日,39岁的陶勇在门诊703诊室出诊时,一名男子进入诊室持刀将其砍伤,他的助理刘平也被砍伤。这起恶性伤医事件引发了舆论的高度关注,陶勇的救治情况也牵动人心。“这应该是我人生中最为黑暗和沮丧的两个月。”陶勇在直播中这样描述。坐在镜头前的他详细介绍了自己的伤情——头上被砍了三刀,左胳膊、右胳膊前臂、左手的掌中以及背后都有多处骨折,还有神经、肌肉、血管的断裂。不过,经过两个多月的积极救治,陶勇的精神状态、各方面机能都有较大恢复。他说,大脑的水肿和出血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头疼也好了很多,但回想起当时的受伤情况,依然让人后怕。“当我全麻醒了以后,神经外科的主任和我说‘真的就差一点点’,头上有三刀,一刀差一点点枕骨的骨头就碎了,如果骨头碎了,脑子流出来,结果可想而知,还有一刀砍在脖子上,差半公分,脊髓就会受到损伤,那就将导致高位截瘫,还有一刀,差一公分就碰到颈动脉。”虽然受了如此重的伤,但他表示,自己仍然想回到临床工作。“鬼门关里走了一遭,老天爷给我留了一条命,可能就是为了让我有给大家继续服务的机会。”陶勇回忆,自己受伤住院期间,得到了很多同事朋友的关心,还有很多陌生人也表达了对他的支持。当他从ICU转到普通病房的时候,看到满楼道的鲜花,护士说不知道谁送的,很多也没有名字标签,他形容那一瞬间“自己的眼泪都快下来了”。他说,救治患者的过程中,就会发现大部分人是怀有爱心的,医生救死扶伤去帮助别人的同时也得到绝大多数人的认可,看到鲜花就觉得过去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随着新冠肺炎大流行正在加速蔓延,世界各国人民都意识到在高度全球化的今天,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中国积极与国际社会及时分享疫情防控的“中国方案”“中国经验”的做法,也得到了广泛的赞扬。

在STAT发表了这条新闻后,有网友评论称,“非常感谢在美国和世界各地的所有医疗专业人员,也非常感谢在中国为我们提供帮助为应对病毒做好准备”。病毒无国界,中国医生正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为国际社会抗击疫情注入宝贵的信心。

截至当地时间3月28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新冠确诊患者4980例,并造成104人死亡。目前加州疫情数据仅次于受灾最严重的纽约州和新泽西州。伤医事件过后两个多月,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医生陶勇第一次以直播的形式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虽然还没有完全康复,但陶勇的情况已经明显好转。回顾自己的受伤和抢救经历,他形容如同“鬼门关里走了一遭”。但是他也表示,不想把自己埋在仇恨中,希望康复后能返回工作岗位。

而在此次会议结束后,约翰斯 · 霍普金斯大学的传染病科工作人员要求管理人员立即制定计划以建立并管理隔离工作人员的设施。本次会议的发起者之一,约翰斯 · 霍普金斯大学传染病医师、艾滋病治疗专家安妮·安塔尔表示,我们要尽力向中国学习,从中国的抗疫过程中汲取经验,从而最大程度地控制美国方面疫情的暴发和传播”。

28日,陶勇在直播中与公众见面。(直播截图)头部中三刀 如同“鬼门关里走一遭”